有这样一种声音

  正值傍晚之际,天色也渐渐铺上了黑色的帷幕,包裹着生灵万物,我和爸妈早早吃完晚饭在林间小路散步,晚风轻柔地撩起妈妈的发丝,爸爸正肩并肩和妈妈闲聊,我走在最后看那被幽暗的灯光拉的深长的两缕黑影,不觉嘴角已经勾勒出上扬的弧度,心底满是对这些平凡生活的爱惜和感动。

  天色越加深沉,只是灯火越加通明,人声越加鼎沸,在这繁华都市之中享受的只是灯火之后的惆怅和落寞。

  灯光越加刺眼,我正欲上前和爸妈诉说不满,只看到一身白衣的女子抢先一步伸出白皙的手笑靥如花地送上一份传单,这我才注意地下好像的确留下几分别人不要的传单,微微一瞥,前面正有一个穿着普通黑色单薄的短袖的阿婆正俯下身子在捡那些别人不要的传单。

  令我有些措手不及的是妈妈也像普通大众那样当着那位阿婆的面扔下了传单,老妇人的头似乎更低了,一大把白发正挤在两颊,容貌并不是很清楚。不过她颤颤巍巍地朝我们这个方向走来了……

  风一吹,那份传单竟然神使鬼差地跑到我的脚边,我想如果我什么都不做或者离她远远地都会引起阿婆的难过吧。不过此时走远的爸妈已经在叫唤我的名字了。

  我弓着身子抢先一步就捡起来传单,她身子明显一滞,随后就赶紧抬起头来,我看到满脸沟壑的脸正带着一朵大大的花朵朝我笑。还用方言低低地朝我说了好几声谢谢。这一下倒是让我害羞地摸不着头脑了。过了好一会,我赶紧绽开一朵更大的花朵还给她——不知道我此时的模样是不是显得又呆又不诚实。

  经过这一系类事情之后,回家的路上竟然和以往不同的是和爸妈对话明显少了。我不知道为什么爸妈沦为大众一样冷漠无情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自己的亲人正在承受这样无言的痛楚,我一下子就哑然了。

  虽然之后妈妈也曾解释没有看到那位阿婆,但是不可避免的是像阿婆这些阶层底下的人民他们受到的伤害不止是我那天看到的这样。有一种与其他声音不同的是,它迫切地告诉我。他们需要关爱和包容。

上一篇:小小说:悠然见南山 下一篇:没有了